英国“辛德勒”温顿:二战时救出664个捷克儿童

事实上,在纳粹执政时期,倾力营救犹太人,并且在成绩上和辛德勒相近的英雄还有不少。

1938年圣诞前夕,还是一个年轻股票经纪人的温顿第一次来到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他原本是来度假的,但是温顿马上发现,由于德军的铁骑已经踏入了捷北部的苏台德地区,这里涌入了大量的难民。无处藏身的难民挤在破旧的难民营中聊以维生。温顿和朋友造访了难民营地,发现无人过问儿童难民的处境。温顿战争的脚步临近,温顿认为他应该把孩子们从这里解救出去。

“那时谁都说,就凭你?不行。”温顿回忆说,“可我回来发现,其实也没有那么困难。”几个月后,温顿单枪匹马地募集到大量资金,将孩子们辗转运出捷克斯洛伐克,并奔走于西方政府,游说他们接纳这些小难民。当时只有英国和瑞典同意。温顿又在英国四处征询,并最终找到愿意收留和照顾这些孩子们的家庭。

1939年3月,纳粹德国侵占了整个捷克斯洛伐克,温顿意识到他必须快速完成救援孩子的工作。但英国内务部官员们办理入境手续磨磨蹭蹭,让温顿极为恼火。那些官僚们劝他:别急,没事儿,打不起来。无奈之下,他只好伪造入境文件。二战爆发前几个月内,共有8列火车悄悄地驶出了布拉格。在火车站与他们的父母进行了令人心碎的生离死别之后,664个脖子上系着标明身份号码的捷克斯洛伐克孩子逃离了灾难。战后记录表明,温顿的行为是多么的正确,小难民们的父母几乎无一幸免于战火。

温顿在战后一直对这件义举三缄其口。直到1988年的一次慈善活动上,温顿客气地同邻座寒暄。“您是哪儿人?”温顿问。邻座回答说,他在孩提时代被人从捷克斯洛伐克救出,叫瓦尔特·威斯利。威斯利就是温顿救出的儿童难民之一。

温顿的妻子格莱塔在清理家中阁楼的时候,找到过一本陈旧发黄的剪贴簿,里面装有一些旧明信片、6个孩子的照片和英国官方表示不能再接受更多难民的信函。在本册的背后,是一份“温顿的名单”,列着所有获救孩子的姓名。

被温顿救出的孩子包括著名电影导演卡雷尔·赖兹、工党政治家阿尔弗·杜布斯勋爵以及正准备将温顿事迹搬上银幕的加拿大著名记者乔·史莱辛格。另一名被救儿童难民维拉·吉辛是战后定居于英国的作家,她所著的《童年的珍珠》就记叙了那段历史。她说:“与温顿见面、拥抱他、感谢他是我生命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他拯救了我们这一代捷克犹太人中的大多数。”

“如果其他国家也能收留这些孩子的话,我们还能救更多的人。如果美国当时愿意收留他们,我们可以救上千个孩子。”温顿说。1939年,最后一班运送250名儿童难民的火车即将离开布拉格时,战争爆发,那班列车被取消。那些孩子据称已经在那场浩劫中丧生。(作者:文舟)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aribluemusic.com/,莱温顿

感动 致敬尼古拉斯·温顿世界因他而骄傲。泪奔……

他是被人称为“英国辛德勒”的Winton爵士..当年,27岁的他安排9辆火车,从纳粹手里救出了669个孩子

这是英国105岁的Nicholas Winton爵士。。。当年,29岁的他是伦敦的一个股票交易员.. 在朋友的邀请下,他去瑞士滑雪的时候,路过了捷克。

在捷克,他发现了一大批被纳粹扣留的犹太人儿童.. 他顿时感受到了需要立刻解救这批儿童的急迫性。。 开始在各国当局间游走,希望能够有国家接收这些孩子。当时,只有英国同意了。。

他又用各种在捷克的关系,花了自己各种积蓄和大半年的时间,安排了9辆火车,可惜,第九辆火车被拦截在边境..车上的200个孩子被遣返…. 之后押回集中营,无一生还….

头8辆火车里,他救出了669个孩子。。。回到英国之后,他又各种联系了英国的家庭,逐个把这些孩子安排好,这才得以健康成长。。这669个孩子,加上他们的子孙后代,据媒体估计,有6000人,因为他当年的拯救而得以活在这个世界上….

2003年,他被女王的授予爵位….105岁的老人被捷克总统授予捷克最高嘉奖…. 接收这群当年他救过的80几岁的老人的感谢。。 他们亲切的把自己成为”Nicky 的孩子们”…

斯皮尔伯格的一部电影,让全世界熟知了那位帮助1000多名犹太人逃脱纳粹魔掌的辛德勒。然而,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英国也有一位辛德勒。

2011年,在布拉格维谢赫拉德公园,很多80多岁的捷克老人围在一个蒸汽火车头形状的生日蛋糕旁,共同吹熄上面的蜡烛,以庆贺他们远在英国的爸爸102岁生日。这些捷克老人通过电视台的同步转播设备,在数百名现场观众《生日快乐》的歌声中,对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的异国爸爸送去衷心的祝福。

很快,现场的扬声器中,立即传来了英伦老寿星对孩子们的问候声。此刻,他正在伦敦利物浦大街火车站大厅内,在家人陪同下,坐在轮椅上出席一个因他而起的活动。

真正让我高兴的是那些孩子们–当然他们现在也当爷爷奶奶了–他们都打电话过来向我表示祝贺。老人颤微微地抹着镜片下的泪水。他就是被称为英国辛德勒的尼古拉斯·温顿(Nicholas Winton)先生。

原来,两地正在同时举办题为温顿列车与温顿儿童的图片和文献资料展览,祝寿活动正式拉开了展览的序幕。在布拉格维谢赫拉德公园展览现场,那些珍贵、感人的文献资料与图片,向世人述说了70多年前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1938年圣诞节前夕,年近而立的温顿还是伦敦证券交易所的一名股票经纪人,原本打算去瑞士度假的他,应朋友之约改变计划来到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这位朋友当时在英国驻捷机构负责难民工作。温顿在难民营中目睹了大批难民特别是儿童的艰难生活,毅然投入到救助工作中,并在布拉格一家饭店成立办公室,专门负责救助儿童难民。

他不厌其烦地说服英国内政部为捷克孩子入境开绿灯;一个一个落实收留、寄养孩子的家庭;四处奔走募集到大量资金,然后将孩子用火车从捷克斯洛伐克运送到英国避难。

从1939年3月到8月,温顿组织8列火车,帮助669名10岁左右的儿童主要是犹太族儿童,逃离战争阴云笼罩的捷克斯洛伐克。

二战以后,温顿对这段历史守口如瓶,以致数十年无人知晓。直到1988年,他的妻子在家中阁楼上一个尘封的箱子里,偶然发现了当年被救儿童的名单及其父母的来信、英国内政部当年的复函等资料,此事才展现在世人面前。

之后,为表彰这位英国辛德勒的伟大义举,英国女王授予他帝国荣誉勋章并册封他为爵士;捷克总统为他颁发马萨里克最高荣誉勋章;捷天文台还以他的名字为一新发现的小行星命名;在温顿列车的首发和终点站布拉格火车和伦敦利物浦火车站,分别矗立起青年温顿和被救儿童在一起的青铜塑像,作为永久性纪念。

一列蒸汽火车从捷克首都布拉格开抵伦敦利物浦街车站。“辛德勒”爸爸温顿先生在“孩子们”的簇拥下在列车前留影。

后续相关报道:据英国媒体报道,一位在“二战”时从德国纳粹占领的捷克斯洛伐克救出了669名犹太儿童的英国老人,在去年12月31日英国王室的新年授勋中,被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封为爵士。

这位名叫尼古拉斯·温顿的“英国辛德勒”现年已经93岁了,50年来,他对自己当年所做的一切一直秘而不宣,直到他妻子在家中阁楼上一只尘封的箱子里,无意中发现里面收藏着众多被救儿童的名单和他们父母的来信,温顿的英雄事迹才为世人所知。

为救孩子两国奔波,这些被他救下的犹太儿童目前在全世界已经有了5000多名子孙后裔,他们将自己称为“温顿的孩子”,显然,如果没有温顿当年的义举,这些被救犹太儿童的后裔也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

不久前,温顿与其中的一些被救犹太儿童的后裔们会了面。在布拉格车站,Miles坐上了英国青年Nicholas Winton专为儿童组织的逃亡专列,因为年龄关系,Miles的哥哥及父母不能登上火车,他们随后逃亡波兰。为了安慰伤心哭泣的Miles,Winton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带Miles去英格兰找舅舅度假。Miles和家人一别就是二十年,再次重逢时,父亲已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遇难,母亲和哥哥幸存。

Winton跟Miles重逢时,当年的青年和小男孩都已白发苍苍,Peter的孙子孙女,也跟着爷爷前来感谢救命恩人:谢谢你,给了我们生命。

据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候,当时才30岁的温顿是伦敦证券交易所的一名股票经纪人。1938年,他受英国驻布拉格大使馆一位朋友的邀请,莱温顿来到布拉格做一些帮助犹太难民的工作。当地犹太人难民营内的绝望悲惨场景使他深为感慨,他对那些犹太儿童的危险处境和命运极为担忧,觉得自己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帮助这些无辜的孩子逃离纳粹的魔掌。

温顿在布拉格一家宾馆里设立了一间办公室,许多难民营内的犹太人都带自己的孩子到他那里去登记。温顿接着开始不屈不挠地游说英国内政部的官员,说服他们同意为布拉格犹太人难民营中的犹太孩子发放赴英签证。然而英国内政部却坚持,温顿必须为每个犹太儿童在英国找到愿意收养他们的家庭后,政府才会同意颁发签证。

于是温顿开始在英国、捷克斯洛伐克两地不断来回奔波,在9个月的时间内,共有669名难民营中的犹太儿童在他的帮助下乘坐八列火车离开布拉格,来到了伦敦。他不仅为这些孩子找到了收养的家庭,而且还为每个孩子的旅途负担了50英镑的担保费及车旅费。

很多家庭为孩子敞开大门,温暖的生命在冰冷的战争年代繁衍生息,Nicholas Winton当年救过的孩子,在随后的时光里为人父母,如今多已做了爷爷奶奶,保守估计,如今约6000人的生命来自被Nicholas Winton救下的669个儿童。

“温顿的孩子”遍布全世界,维拉·基辛,被温顿当年所救的犹太儿童之一,如今是一位作家,她为自己的恩人写了一部《温顿的传记》,并且被拍成了记录影片——《尼古拉斯·温顿——上帝的力量》。在这部电影中,温顿和另一位有着同样援救犹太人英雄事迹的“二战英雄”——奥斯卡·辛德勒被相提并论。该片曾于2001年9月在布拉格首映,出席首映式时,温顿在那里见到了250名被他救过的“孩子”。

基辛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我和我的子孙们一辈子都欠温顿先生的情。当年他从捷克斯洛伐克救下了大批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犹太孩子,此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都死在了纳粹集中营里。如果我们当年没有逃出来,我们肯定也会被一起杀死。”

英国政府和英国女王对温顿的事迹大为感动,将他封为爵士。英国政府高官彼得·翰表示:“尼古拉斯·温顿的故事感动了很多人。所有被他救出的犹太儿童都在‘二战’中幸免于难了,而这些孩子的父母几乎没有一个活下来。

2009年,当年被救助过的“Winton的孩子们”乘坐一辆老式火车从捷克出发。这时,老人已经100岁了。被誉为“英国版辛德勒”的尼古拉斯·温顿7月1日辞世,享年106岁。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温顿曾从德国纳粹手中救出669名犹太儿童。这些获救犹太儿童的父母,大多数人死在集中营里。如今,这些“温顿儿童”及其子孙后代已经超过6000人。

他们当中包括著名电影导演卡雷尔·赖兹、工党政治家阿尔弗·杜布斯勋爵以及加拿大著名记者乔·史莱辛格。因为这一平凡壮举,温顿曾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英国女王封他为爵士,捷克总统亲自为他授予了最高荣誉“白狮勋章”。

现在伦敦和布拉格车站,立着他的雕像,太空中甚至运行着一颗捷克发现、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小行星……总之,有着太多属于这个名字的荣誉和传奇。今天,本版特别讲述这位百岁老人的传奇人生。

温顿的家人1日说,温顿当晚于伯克郡斯劳一家医院在睡梦中平静辞世,女儿芭芭拉和两个孙辈孩子陪在身边。惊闻温顿辞世,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说:“世界痛失一位了不起的人。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尼古拉斯·温顿爵士拯救如此多儿童逃离大屠杀的人道主义光辉。”

76年前开启的“温顿列车”二战爆发前,这个普通的英国人组织了8列火车,将669名犹太儿童从纳粹占领的捷克斯洛伐克送往英国,与集中营和死神擦身而过。这位“拯救了一代捷克犹太人”的英雄被誉为“英国辛德勒”。

温顿1909年出生于英国,祖父母是19世纪60年代移民英国的德国犹太人。温顿17岁开始在银行上班,后来成为一名股票经纪人。

1938年,当英国首相张伯伦兴高采烈地挥舞着《慕尼黑协定》“把和平带回英国”的时候,德国犹太裔移民温顿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比大多数人、特别是比那些政治家更清楚德国正在发生什么。”

由于经常赴法国、德国工作,再加上家中常有欧洲各国友人到访,温顿对当时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的情况相当了解。1938年年底,温顿打算与朋友马丁·布莱克一同出国滑雪度假。布莱克后来改主意,决定去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于是温顿与他一同来到已处在德国纳粹阴影下的布拉格。

但温顿很快发现,布莱克其实是在帮助犹太人逃离捷克斯洛伐克。温顿也随之伸出了援手。与此同时,温顿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一些犹太成年人获救,然而儿童却孤立无援,只能坐以待毙。

温顿下决心救出这些孩子。他住进布拉格市中心一家旅馆,在旅馆餐厅里租用一张桌子,开始接待犹太家庭以搭救儿童。这个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成百上千名犹太家长涌到这里,争相恳求他把孩子运出国。

当时,25万刚从德军占领的苏台德地区逃出来的难民,都挤在布拉格这座战争阴云笼罩下的城市里。很多犹太父母自知难逃厄运,想用最后一点力气把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

在捷克难民营所见的绝望和悲伤,令同行的友人在帐篷里抽泣不止。但温顿则立即学会了克制,不被情感吞噬,才能把全部精力集中在能做的事上。为此,温顿成立了专门负责救助儿童难民的办公室,从早到晚接待前来登记孩子信息的犹太家长们,而后马不停蹄地游说各国当局接收这些孩子。

当时只有英国同意接收这些小难民,但要求温顿必须为每个犹太儿童在英国找到愿意收养他们的家庭后,政府才会同意颁发签证。在接下来9个月里,温顿往返于布拉格和伦敦,联络转移犹太儿童事宜。

各种阻碍令他忧心,例如运送犹太儿童的火车需要借道荷兰,但荷兰当局一开始不愿意让火车过境,以致第一列运送犹太儿童的火车不得不重新驶入德国境内。最终,温顿说服荷兰当局同意借道。当历史的列车向着脱轨的方向一路疾驰,“温顿列车”悄悄启动了。

帮助669名犹太儿童逃出地狱“这些犹太难民儿童是希特勒的眼中钉。我决定试着帮他们办理前往英国的通行证。我想,如果你所做的事本质上合理,就一定能办到。”温顿制作了一批印有孩子们信息的小卡片。

“他有那种热血、一根筋的韧性,他不在意自己要做些什么,他只是下了决心就一直做,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多年后,提及父亲这项当年所有人都视为“不可能的任务”时,女儿芭芭拉说道。1939年3月14日,两名志愿者在捷克组织,温顿在英国接应,载着脖子上系着标明身份号码的犹太儿童的第一列火车悄悄从布拉格出发。次日,德军进入捷克首都。签证迟迟不到,温顿开始伪造入境文件,3月到8月,先后8列火车载着669名犹太儿童逃出地狱。

在英国,温顿与母亲奔走为这些犹太儿童筹款,还要为每名儿童联络到一户寄养家庭。他们一个一个落实收养家庭,不仅办下了签证,还为每个孩子募集到了50英镑的旅费。一共669名儿童获救,这意味着669个英国家庭接纳了这些孩子。

当年被妈妈放在火车上时,阿尔弗·杜布斯勋爵只有6岁,“我仍然能看见布拉格车站—孩子们、父母亲们、戴着纳粹十字记号的士兵们,”这位英国工党政治家回忆道,“当我们第二天晚上到达荷兰时,大人们都欢呼起来,因为我们终于离开纳粹统治的境地了。我那时还不太明白。”

如今83岁的勒娜特·拉克索娃当时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连“以后一定会好好吃菠菜”这种“毒誓”都发下了,爸爸妈妈还是要送自己上车;当时8岁的托马斯·格劳曼牢牢记住了妈妈在车站说的话,“好好学英语,所有的事情很快都会好起来的。”如今他的英语非常好,但再也没见过妈妈,也没见过本该坐9月1日的火车去英国的弟弟。再也没等到的第9列

“温顿列车”1939年9月1日,温顿与250户寄养家庭在伦敦车站苦苦等待,却没能盼到第9列运送犹太儿童的火车抵达。这一天,恰逢英法对德宣战,温顿事后才知火车根本没能驶离布拉格。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见过那列火车上的250名犹太儿童,”温顿曾痛心地回忆,“如果早一天出发,火车就能顺利抵达。那些孩子中,再无一人有过音讯。”

第9列火车没能跑过德国的闪电战。1939年9月1日清晨4时40分,德军闪击入侵波兰,原定于当天出发的列车在边境被截下,直接改道去了索比堡集中营的毒气室。

“如果火车能够提前一天出发,结局将完全不同。”时隔多年提及此事,温顿依然为没能再快一点懊悔不已。15000名捷克斯洛伐克儿童在二战中丧生,“温顿儿童”们基本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当身后的祖国变**间地狱,这669个“勇敢的求生者”走下温顿列车,在异国他乡开始陌生的生活。

多年后,捷克总统赞扬温顿给了捷克的孩子们“最好的礼物”:获得生命和自由的机会。被温顿救出的孩子包括著名电影导演卡雷尔·赖兹、工党政治家阿尔弗·杜布斯勋爵以及正准备将温顿事迹搬上银幕的加拿大著名记者乔·史莱辛格。在一些获救孩子的心中,喷着蒸汽的火车成为最痛苦也最庆幸的回忆。

“隐瞒”线年间,温顿没有对任何人提及此事,即使是他的妻子格莱特都不知道这段往事。直到半个世纪之后,1988年,格莱特收拾阁楼时发现一本1939年的剪贴簿,温顿里面有很多孩子的照片、一份名单、一些家长的来信和其他的。

格莱特将温顿的故事告诉了研究大屠杀的历史学家、报业巨头罗伯特·麦克斯维尔的妻子伊丽莎白·麦克斯维尔。麦克斯维尔先生在他的报纸上刊登了温顿的感人事迹。从此,温顿在英国变得家喻户晓。接下来的日子里,来自世界各地的感谢信纷至沓来,不停地有新面孔出现—被解救的“孩子”们都已经**,真挚地对温顿表示感谢。

随后,应英国广播公司(BBC)电视频道邀请,79岁的温顿来到了BBC一档流行节目的演播室。当时,主持人兰泽恩,一边翻阅着那本剪贴簿一边讲述那段历史,孩子的照片和基本信息、筹资记录、英国政府表示不能再接收更多难民的信函……

最后,兰泽恩从一份列着获救孩子名单上,读出了一位现场观众的名字,“维拉·迪亚曼特”。兰泽恩对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说道:“温顿先生就坐在你旁边。”

世界安静了两秒钟,带着全然不知如何是好的笑容。接着,维拉伸出双臂拥抱温顿先生,“谢谢,谢谢”,她喃喃说着,眼里的泪花在闪烁。兰泽恩接着问道:“在场还有被温顿先生救过的孩子吗?”

这时,除了第一排的温顿先生,全场4排观众都齐刷刷默默地站了起来,注视着温顿先生,有人悄悄抹泪,但没人说一句线岁高龄的温顿缓缓地站了起来,回过身望了望这些如今都已年过半百的“孩子”,顿时老泪纵横。接着,他又缓缓地坐下,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食指伸到镜片后抹了下左眼,又抹了下右眼,紧紧抿着嘴,强迫自己的脸保持平静。

“和战争本身比起来,战前的一切都不值一提了。”温顿过后说道,“我不是故意保密……我只是没说而已。”在失去父母半个世纪之后,当年获救的“温顿儿童”们发现自己的“再生父亲”尚在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aribluemusic.com/,莱温顿

英国人温顿就是这样一个崇高的人

使命的崇高性 崇高是什么?纯粹内心认同的目标,不为外界的纷扰所动,一不为名,二不为利,三冒风险,四尽全力,万难不辞,一旦实现,风轻云淡,沉封过往,不图回报。莱温顿英国人温顿就是这样一个崇高的人。 他在二战中,从法西斯纳粹魔爪中救出了669个孩子的生命。战后他没告诉任何人,只是认为自己做了该做的事,秘密尘封了半世纪,连他夫人也不知道。直到1988年妻子整理阁楼,发现了1939年的的剪贴本,有许多孩子的照片,一份名单和家长来信,等,秘密才被掲开。但他认为这些资料已经没有意义,要妻子把它们扔掉。可夫人不同意,说它们是孩子的生命,并把材料寄给了研究大屠杀的历史学家,事迹终于掲开,全英家喻户晓。这是战争中一项极其危险艰巨的救命工程,而犹太难民营的悲惨绝望和孩子们的垂危处境,让温頓觉得必须伸出援手。而要完成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事后让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一系列的文件签证,打通各环节的大量资金,运输孩子们的车皮,接收安置孩子们的英国家庭落实,防范当局和纳粹的封杀等等,多少关节,环环相扣,每一环都难搞,一环出毛病,就全功尽弃,时间紧,盖世太保又盯着。他后来回忆,不知哪来的勇气和信心,四处奔走,八方求援,终于把669个孩子用八列火车,把他们安全送到英国。他还心碎最后第九列火车上的250名孩子,因战争蔓延捷克全境,被纳粹封锁边境,而来不及出逃,命运遭殃!他痛心地说,如果提前一天,他们就能离开;没有一个孩子有音讯,温顿令人无比伤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aribluemusic.com/,莱温顿

“英国辛德勒”温顿的故事(图)

不久前,在布拉格维谢赫拉德公园,有六、七位80多岁的捷克老人,围在一个象征性的蒸汽火车头状的生日蛋糕旁,共同吹熄上面的蜡烛并切开蛋糕,以庆贺他们远在英国的“爸爸”102岁生日。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aribluemusic.com/,莱温顿

这些捷克老人通过主持人手中的现代技术设备,在数百名现场观众《生日快乐》的歌声中,对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的异国“爸爸”送去衷心的祝福。现场的扬声器中,立即传来了英伦“老寿星”对“孩子们”的问候声。此刻,他正在伦敦利物浦大街火车站大厅内,在家人陪同下,坐在轮椅上出席一个因他而起的活动。

原来,两地正在同时举办题为“温顿列车”与“温顿儿童”的图片和文献资料展览,祝寿活动正式拉开了展览的序幕。在布拉格维谢赫拉德公园展览现场,那些珍贵、感人的文献资料与图片,带记者穿越历史,并为我们述说了70多年前那段令人不堪回首的往事。

这位102岁的老人,就是被称为“英国辛德勒”的尼古拉斯·温顿先生。1938年圣诞节前夕,年近而立之年的温顿还是伦敦证券交易所的一名股票经纪人,原本打算去瑞士度假的他,应朋友之约改变计划来到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这位朋友当时在英国驻捷机构负责难民工作。

1938年9月《慕尼黑协定》之后,希特勒德国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苏台德地区,将该地区强行划入德国版图,并残酷迫害这里的非德意志民族,首当其冲的是犹太族居民,造成大批难民逃离家园。

温顿来布拉格后,在难民营中目睹了大批难民特别是儿童的艰难生活,毅然决定放弃原来的工作,投入到救助捷难民的工作中,并在布拉格一家饭店成立办公室,专门负责救助儿童难民。他不厌其烦地说服英国内政部为捷克孩子入境开绿灯;一个一个落实收留、寄养孩子的家庭;四处奔走募集到大量资金,然后将孩子用火车从捷克斯洛伐克运送到英国避难。从1939年3月到8月,温顿组织8列火车,帮助669名10岁左右的儿童主要是犹太族儿童,逃离战争阴云笼罩的捷克斯洛伐克。

那些在温顿帮助下幸免于难的捷克斯洛伐克儿童,后来被称为“尼古拉斯的孩子”、温顿“温顿儿童”,帮他们逃离死亡的火车被称为“温顿列车”。“温顿儿童”小小年纪,与家人生离死别,远赴异国他乡,生活之艰难可想而知,因此他们被誉为“勇敢的求生者”。1945年二战结束后,他们陆续返回捷克斯洛伐克。文章开头那几位为“再生父母”祝寿的80多岁的捷克老人,便是当年的“温顿儿童”。

二战以后,温顿对自己的“伟大义举”守口如瓶,以致数十年无人知晓。直到1988年,他的妻子在家中阁楼上一个尘封的箱子里,偶然发现了当年被救儿童的名单及其父母的来信、英国内政部当年的复函等资料,此事才展现在世人面前。之后,为表彰这位“英国辛德勒”的伟大义举,英国女王授予他帝国荣誉勋章并册封他为爵士;捷克总统为他颁发马萨里克最高荣誉勋章;捷天文台还以他的名字为一新发现的小行星命名;在“温顿列车”的首发和终点站布拉格火车站和伦敦利物浦火车站,分别矗立起青年温顿和被救儿童在一起的青铜塑像,作为永久性纪念。

“温顿儿童”及其生活在世界各地的接近5000名后人,始终牢记温顿的救命之恩。“温顿儿童”维拉·吉辛将当年的历史写成传记,并拍摄成纪录片《尼古拉斯·温顿——上帝的力量》。该书中“温顿给予我生命以及我的孩子和孙子生命,我们时刻难忘”的话语,表达了所有“温顿儿童”及其后人的共同心声。

听说救命恩人健在,他们惊讶之余,都想有机会能去看望老人。2009年9月1日9:01,一列载有22名80岁左右的“温顿儿童”及其后人的老式蒸汽火车,从布拉格火车站缓缓驶出。这是整整70年之后的一次“重温历史之旅”、“感恩之旅”。这些“温顿儿童”及其后人,乘着这列仅相当于今天短途二、三级车厢席位等级的“温顿列车”,沿着当年的路线,向西经德国到荷兰换乘渡轮,到达英国哈里奇码头再转乘火车,4天后抵达伦敦利物浦火车站,百岁的温顿老人在车站迎接这些“温顿儿童”,与他们长时间相拥而泣,场面极其感人。

两国同时举办的这次图片展览,包括大量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图片,也有“温顿儿童”与“异国爸爸”70年后重逢的感人图片。伦敦展至6月底,布拉格展览则到7月底结束,展览免费对公众开放。

维谢赫拉德是布拉格重要旅游景点之一,每天都有不少观众在此驻足观看展览。2009年“温顿列车”活动以及这次展览活动的组织者奥尔加·门泽洛娃女士对记者说,“温顿儿童”及其后人都想以温顿为榜样,做些对他人有帮助的事,这是“温顿精神”的力量所在。举办这次展览,就是想让更多人了解温顿,学习温顿精神,多做对他人、对社会有益的事。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